资质荣誉

  在举国防疫的特殊场景下,医疗行为似乎暂时超脱了治疗与被治疗的单向关系,我们能看到患者与医生之间的双向交流。贵州省安龙县一位援鄂护士回忆:有一位老年患者,老伴已病逝,他拉着我的手说了很多家里的事。有时候医患两人就这么握着手不说话。这样的倾听,这样的握手,是不是医学救助的一部分呢?